Options

「父親,父親,救救孩兒啊!孩兒不要修鍊,孩兒只想陪在父親身邊侍奉您!」一個六七歲小孩兒的聲音傳來。

<

div>林風向著門外望去,幾個手持大刀的魁梧男子正拖著一個小男孩向著遠處走去。而他們的身後卻是一個頭髮花白的人正跪在地上,磕著頭嘴裡不停地喊到:「大仙,您饒了小兒吧!」<br/><br/>  這人年齡看起來不大,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,但是那一頭花白的頭髮卻是讓人看起來蒼老了不少。林風將店小二喊了過來,問過之後才知道。原來最近城中有一些修士四處找尋兒童,說是要帶他們去仙門修鍊。好一點的還給點銀兩,不好的直接帶走不說,甚至有的父母親人還慘遭毒手。<br/><br/>  聽店小二說完,林風就向門外走去,但是林風並沒有直接去阻攔。而是緩緩的跟了去,隨著天色漸漸黑了下來,林風跟著那群人來到一間沒有人居住的破舊宅院里。一間屋子裡,綁著而是多個幼童,有男有女,但是他們的嘴巴都被封住了,不能發出半點聲音。<br/><br/>  「風師兄,現在已經找了二十多個兒童了。明日我們再找一些就帶回山門吧!」一個比較猥瑣的男子用手指了指那些幼童,殷勤的說到。<br/><br/>  「嗯,這些日子下來也找到了不少根骨比較好的幼童了。帶回去之後我們肯定會得到門內的賞賜,你們得到一件靈器也不是難事。」那個被猥瑣男子叫做師兄的男子淡淡的說到。<br/><br/>  「嘭」大門被一腳踢開。<br/><br/>  「你們這群畜牲,到底是何來歷,竟然敢在城中大肆的搶奪幼童!」林風沒有動,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。<br/><br/>  透過破舊的窗戶,林風看到一個手持鐵劍的男子破門而入。<br/><br/>  「你是誰?膽敢打擾我人慾宗辦事?難道你不想活了?」那個風師兄冷聲說到。<br/><br/>  「我道是誰,原來是人慾道的餘孽,萬年前沒有徹底剷除你們,沒想到萬年後你們有想出來興風作浪!」粗獷大漢大喝道。<br/><br/>  「重劍無鋒,一柄鐵劍走天涯!你是鐵劍門的人?」那風師兄帶著疑惑道。<br/><br/>  粗獷大漢沒有說話,而是冷冷的看著眼前幾人,怒目而視。<br/><br/>  「師弟們,我們走!」那個風師兄帶著眾人離開。<br/><br/>  林風站在窗外,想到前些日子在古一聖地看到的一些古籍上對天下宗門的記載。<br/><br/>  鐵劍門,一個古老而神秘的門派,很少出世。但若天下有大事發生必能看到鐵劍門的蹤影,鐵劍門每一代只收九個弟子。而且鐵劍門極其護短,若是外出歷練的弟子在外受人欺負。鐵劍門的長老就會全體出動,將欺負門內弟子的人斬殺。鐵劍門的人沒有別的特點,只是一柄無鋒鐵劍,再無其他。當然這裡說的欺負並不是說同輩間的比斗,只是說老一輩的人欺負小輩的事。反而同輩間的比斗鐵劍門從來不管弟子的死傷,但是同輩之間,鐵劍門的弟子近乎是天之驕子,不說同輩無敵也沒有幾個對手。<br/><br/>  據古籍記載,數萬年前,鐵劍門少門主被一聖地長老所廢。半月之後,鐵劍門出動近百人一夜之間差點屠光整個聖地的年輕弟子。還將那聖地出手的一眾長老全部打成重傷,就從這次過後,修鍊界的老被人物不再輕易招惹鐵劍門的人。<br/><br/>  林風想到這裡,卻是皺了皺眉頭。<br/><br/>  「出來,我早就發現你了,若不是傍晚在客棧中見過你,我早就把你揪出來了!」粗獷大漢大聲喝到。<br/><br/>  林風知道被發現了,也一步越過窗戶,進到裡面。<br/><br/>  「敢問兄台貴姓?」林風抱拳問到。<br/><br/>  「我姓孤……(未完待續)<br/><br/>  ——————<br/><br/>  這一章我自己都感覺是憋出來的,本來有一番打鬥的,但我知道自己不能將打鬥場景寫的很好。加上鼻子堵著的,鼻炎犯了,頭昏腦脹的。很難受,兄弟門對不住了,後面不會缺少打鬥情節的。但是下周,下周不忙了更新就不會如此了。這幾天欠下的章節只有等暑假再補了,期末要考試!<br/><br/>  還是求下收藏,推薦吧!<br/><br/>  ;<br/><br/>  傍晚,林風來到明月城外。看著眼前的明月城,林風感慨良多。<br/><br/>  幾年前,受命大明國皇帝,前來明月城禦敵……<br/><br/>  三年前,迫於大元國大軍,而不得不撤出明月城。<br/><br/>  幾個月前,林風當時以骷髏身住店,但遭遇沒有錢的尷尬,隨後巧遇李叔。<br/><br/>  看著天邊快要落山的太陽,林風搖了搖頭,大步向城內走去。來到城門前,林風讓幾個侍衛檢查了一番就向著城內走去。<br/><br/>  「兄弟,這修士越來越多,我們現在的工作也越加輕鬆了,大多是敷衍了事。看一看就過去了,哎,兄弟,你發什麼帶呢?」侍衛甲對著侍衛乙說到。<br/><br/>  「哎,兄弟,你怎麼了?」見侍衛乙沒有反應,他上前拍了拍那個侍衛的肩膀。<br/><br/>  「啊?有事嗎?」<br/><br/>  「我說你發什麼呆呢?想媳婦了?現在我們每一個月就能夠回家與家人團聚一次,有那麼難受嗎?」侍衛甲帶著疑惑對那個發獃的侍衛說到。<br/><br/>  「你沒有發現剛剛那人和三年前死去的林風元帥很像嗎?三年前那一戰,可是整整幾十萬軍隊啊,竟然全部消失。簡直就是同一個人,難道我見到鬼了?」那個發獃的侍衛喃喃道。<br/><br/>  「你不說沒感覺,這一說到還真的挺像的。但是林元帥真的死了,那年還全軍將士默哀呢!好啦,好啦,我們做好分內之事就行了。這些不是我們該管的!」<br/><br/>  ……<br/><br/>  林風卻是沒有聽到這一番話,林風向著城中走去。還是來到了上次遇見李叔的那間客棧,剛一進門,店小二就沖了上來。<br/><br/>  「客官,你是住店呢?還是?」店小二大聲喊道。<br/><br/>  「先給我一壺酒,一斤牛肉,一碟小菜。再給我安排一間上房!」林風說到,說完便取出一錠銀子放在桌上。<br/><br/>  店小二看到白花花的銀子,眼睛放光。<br/><br/>  「好嘞,一壺酒,一斤牛肉,一碟小菜!」店小二依舊大聲喊道,大概是看到銀子了,聲音拖得老長。<br/><br/>  林風身後的桌子上,一個大漢正喝著酒,桌上也放著一些牛肉。大漢看著十分粗獷,但是在眉宇間卻露著絲絲傲氣。在吃食的旁邊卻放著一柄寬大的鐵劍。鐵劍無鋒,但卻和大漢一樣一股孤傲的氣息散發著。那粗獷大漢看了看林風處,又繼續吃起東西來。<br/><br/>  不一會兒,林風點的小菜就端了上來。林風拿起筷子,剛剛將盤中的牛肉放入嘴邊。門外一陣哭啼聲傳來。<br/><br/>  「父親,父親,救救孩兒啊!孩兒不要修鍊,孩兒只想陪在父親身邊侍奉您!」一個六七歲小孩兒的聲音傳來。<br/><br/>  林風向著門外望去,幾個手持大刀的魁梧男子正拖著一個小男孩向著遠處走去。而他們的身後卻是一個頭髮花白的人正跪在地上,磕著頭嘴裡不停地喊到:「大仙,您饒了小兒吧!」<br/><br/>  這人年齡看起來不大,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,但是那一頭花白的頭髮卻是讓人看起來蒼老了不少。林風將店小二喊了過來,問過之後才知道。原來最近城中有一些修士四處找尋兒童,說是要帶他們去仙門修鍊。好一點的還給點銀兩,不好的直接帶走不說,甚至有的父母親人還慘遭毒手。<br/><br/>  聽店小二說完,林風就向門外走去,但是林風並沒有直接去阻攔。而是緩緩的跟了去,隨著天色漸漸黑了下來,林風跟著那群人來到一間沒有人居住的破舊宅院里。一間屋子裡,綁著而是多個幼童,有男有女,但是他們的嘴巴都被封住了,不能發出半點聲音。<br/><br/>  「風師兄,現在已經找了二十多個兒童了。明日我們再找一些就帶回山門吧!」一個比較猥瑣的男子用手指了指那些幼童,殷勤的說到。<br/><br/>  「嗯,這些日子下來也找到了不少根骨比較好的幼童了。帶回去之後我們肯定會得到門內的賞賜,你們得到一件靈器也不是難事。」那個被猥瑣男子叫做師兄的男子淡淡的說到。<br/><br/>  「嘭」大門被一腳踢開。<br/><br/>  「你們這群畜牲,到底是何來歷,竟然敢在城中大肆的搶奪幼童!」林風沒有動,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。<br/><br/>  透過破舊的窗戶,林風看到一個手持鐵劍的男子破門而入。<br/><br/>  「你是誰?膽敢打擾我人慾宗辦事?難道你不想活了?」那個風師兄冷聲說到。<br/><br/>  「我道是誰,原來是人慾道的餘孽,萬年前沒有徹底剷除你們,沒想到萬年後你們有想出來興風作浪!」粗獷大漢大喝道。<br/><br/>  「重劍無鋒,一柄鐵劍走天涯!你是鐵劍門的人?」那風師兄帶著疑惑道。<br/><br/>  粗獷大漢沒有說話,而是冷冷的看著眼前幾人,怒目而視。<br/><br/>  「師弟們,我們走!」那個風師兄帶著眾人離開。<br/><br/>  林風站在窗外,想到前些日子在古一聖地看到的一些古籍上對天下宗門的記載。<br/><br/>  鐵劍門,一個古老而神秘的門派,很少出世。但若天下有大事發生必能看到鐵劍門的蹤影,鐵劍門每一代只收九個弟子。 惡狼殿下獨寵我 而且鐵劍門極其護短,若是外出歷練的弟子在外受人欺負。鐵劍門的長老就會全體出動,將欺負門內弟子的人斬殺。鐵劍門的人沒有別的特點,只是一柄無鋒鐵劍,再無其他。當然這裡說的欺負並不是說同輩間的比斗,只是說老一輩的人欺負小輩的事。反而同輩間的比斗鐵劍門從來不管弟子的死傷,但是同輩之間,鐵劍門的弟子近乎

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.